电子报 |  加入收藏  |  设为首页   业务热线:0355—2024581 免费发布信息QQ:646177518
 
首页 长治新闻 县区新闻 山西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本网活动  
 
 
 
长治新闻 > 频道 > 文化

《大湄公河》:跨越大洋的流淌

山西作家黄风、籍满田,从雁门关写到湄公河——

《大湄公河》还未杀青,大洋彼岸加拿大的《渥京周末》已连载40余期。加拿大首都渥太华(Ottawa)被华人称为“渥京”,而《渥京周末》就是当地最知名的侨报。上个月,美国《华夏时报》也开始大版面选载,每期一万字共刊载10期。“墙内开花墙外香”,在山西文坛绝无仅有,《大湄公河》究竟是怎样的一部作品,如此受北美两大侨报的关注和青睐?

三晋大地,“南绛北代”。作者黄风和籍满田,都是山西代县人,一个从文多年,现为山西作协《黄河》杂志主编;一个半路出家,“让文学拯救了自己的人生”。两个在雁门古关下长大的作家,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们,在五六年的时间里,将目光锁定在南国?又是如何跨越千山万水,让笔触延伸至遥远的湄公河呢?

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

发源于青藏高原的澜沧江,浩浩荡荡一路南下,于云南出境后改称湄公河。干流全长近5000公里,是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,世界第六大河流;流经中国、老挝、缅甸、泰国、柬埔寨和越南,于越南胡志明市流入南海。途中与美塞河的交汇处,是泰、老、缅三国的交界点,也就是狭义上的金三角。2011年10月5日,光天化日之下,13名中国船员在此遇害,震惊中外。

同胞蒙难,不要说是作家,即使一个普通公民,如果有能力涉足的话,也应该以笔申冤,不要忘却生命被戕害的惨痛。告慰死者,警醒后人。金三角地理特殊,社会环境复杂,毒枭占山为王,毒品泛滥成灾,种种牵涉到一起,“10·5”惨案并非一个单纯的事件。案件“两头在外”,案发地在外,作案人员在外,最后洗冤伏枭,将横行湄公河的毒枭糯康,及其主要成员绳之以法,给整个团伙以毁灭性打击,体现出我国保护本国境外公民,致力于地区及世界安全的决心,彰显了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。

为了撰写《大湄公河》,两位作者先后三上湄公河,多次赴滇采访,又参阅400多万字的资料,对整个金三角做了系统了解。囿于客观原因,其创作介于虚构与非虚构之间,分两条线索、两种笔法分别展开:一条围绕湄公河的地理、历史、经济、文化,一条围绕“10·5”惨案。在依据事实的基础上,对其中的一些人和事,像科尼利厄斯·瑞恩的《最长的一天》和杜鲁门·卡波特《冷血》一样,作了细节性的想象与描述。特别是被毒枭屠杀的13名中国船员,他们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煎熬?作者试图将他们梦断之前的美好,屠杀时的痛苦挣扎还原出来,以祭他们最后一程的人生。

两位作者写《大湄公河》的缘起,不能不先说他们的《滇缅之列》。这部获得2013-2015年度“赵树理文学奖”的作品,描写的是云南边防总队瑞丽江桥警犬复训基地的缉毒故事,所诠释的是边防战士的忠诚与奉献。黄风回忆说,在2012年初,看到央视有关这个基地的纪录片《功勋是这样炼成的》,他就很想多关注多了解一些这个基地的情况。初起于好奇心,但最终落实下来的,却是实打实的使命感。

《滇缅之列》涉及到缉毒战士、缉毒警犬、毒贩和毒品等,这些对外界而言神秘奇特的“人与物”,本来可以描写得激烈而有戏剧色彩,但黄风和籍满田并没有这样做。而是采取“复调式”,踏踏实实地,一个故事一个人物去刻画,一次次走进战士们的内心世界,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。动的是情,写的是人。人是身为中国军人的品德与风采,情是为国为家奉献与牺牲,展现出缉毒战线的英雄群像。

毒品之害,罄竹难书。清剿毒品,危险重重。那些献出生命阻挡罪恶的人,那些功绩卓著、忠于职守的警犬,却鲜为人知。瑞丽江桥警犬复训基地隶属于云南边防总队,如果没有边防总队允许是很难采访的。籍满田紧随师父黄风,丢下手头生意前往瑞丽,只问耕耘不问收获,完成师徒一桩心愿。

籍满田是半路出家的电力作家,曾经走过一段不堪回首的人生弯路,在人生低谷时是黄风鼓励他拿起笔,用文学来救赎自己,于是有了他的长篇纪实文学《晴雨路干湿》。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先后出版长篇小说《曾家兄弟》《法显西行》等,并与黄风合作完成《滇缅之列》《大湄公河》。

文本写作的一次创新

写完《滇缅之列》,本以为要告一段落,但写作中禁毒的严峻,湄公河流域的不安定等,都让两位作者对那块土地难以割舍。就好比替别人介绍对象,原以为两厢情愿,彼此喜结良缘就算大功告成,不料红娘竟然生出另一段姻缘,虽然比起前番替人说合要复杂和困难,但比起上一段缘分,这次可是两个人发自内心的喜悦。《大湄公河》就是这段缘的结果,一个结结实实的几十万字的大部头。

籍满田不无感慨地说,为了潜心创作不影响进度,黄风每天3时起床写作,而他会5时起床,然后两人习惯性地通电话,谈论稿子进展和需要补充哪些等。两千多个日子,无论节假日还是工作日,都是披着晨露看着霜花,雷打不动,成为他们二人生活的常态。

“对《大湄公河》的付出,超过任何一次创作。”不善言辞的黄风也不禁感叹。作为《黄河》主编,工作压力何其大,但《大湄公河》更是他倾尽全力的一次发力。不仅题材上有所拓展和突破,在写作方法上也进行了大胆尝试,以期给读者一种全新的,不一样的阅读体验。他说“文学创作从无定数,题材上无定数,体裁上也是如此。写了那么多年,我希望在《大湄公河》上,交出一个不同凡响的作品”。

早在创作《滇缅之列》时,黄风就对文本进行了创新,以穿插70多年前的抗日战争背景。警犬基地所在的云南瑞丽市,地处中缅边陲,曾是著名的滇缅公路途经之地,也是40多万中国远征军抗战搏杀的战场之一。尽管时过境迁,这里的硝烟已经散去,但缉毒战场上的血雨腥风仍在,他希望用这样的背景交待,写出中国军人一脉相承的保家卫国的精神风貌。

在《大湄公河》写作中,黄风的文本意识更加强烈,既有湄公河流域历史与现实的交错,又有虚构与非虚构的跌宕,使作品具有浓郁的地域色彩,与信息量惊人的可读性,既可以称为长篇纪实文学,也能称之为基于史实的文学性作品。没有明确的体裁界定,正是该作品显著的独特。作品架构可整体去解读,又可拆开解读,怎么读都是完整有序的。

作家王保忠认为,《大湄公河》里,作者悄然从作品里退去,“我们只能感受到叙事人的一颗备受煎熬和痛苦的心。”“从《黄河岸边的歌王》到《滇缅之列》,再到《大湄公河》,黄风在叙事上悄然完成了一次革命性的蜕变。他的这种开拓性的尝试,是强化报告文学‘文学性’的一种艰难而又卓有成效的努力,这对我们是非常有启发意义和值得借鉴的。”

作为山西省宣传文化系统“四个一批人才培养资助项目”,外界对《大湄公河》也寄予了厚望。两位作者的创作,自始至终受到山西省作家协会和云南公安边防总队的支持和襄助。

从点到面的创作历程

黄风在主编《黄河》之余,一直笔耕不辍,先后出版长篇报告文学《静乐阳光》《黄河岸边的歌王》(与人合著)《滇缅之列》(与人合著),还有中篇小说集《毕业歌》、散文集《走向天堂的父亲》、长篇小说《老宅轶事》等,曾获得《中国作家》鄂尔多斯奖、山西优秀文艺作品奖、山西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赵树理文学奖等奖项。

他的作品关注的多是底层,将目光锁定在寻常百姓,坚持为底层人物著书立传,让他们默默无闻的奉献,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可。从最初的小说创作到近年来转而以纪实为主,他坦言:“我觉得纪实文学更接近现实,更有利于表达自我的看法。”

“湄公河10·5惨案”过去了6年,往事不堪回首,但毕竟惨剧已然远去。如今的湄公河,在中国与邻国的保驾护航之下,“黄金水道”真正名副其实,航运一天比一天兴旺发达,两岸由中国帮助替代罂粟种植的橡胶林、甘蔗林越长越旺,中国为湄公河所付出的努力正逐步显现出来。《大湄公河》给我们展现了这样一幅美好画卷,这是身为中国人的骄傲,也是海外游子们的骄傲。

湄公河静静地流淌着,沿岸连绵起伏的雨林沙沙作响,就像当年陈毅元帅《赠缅甸友人》写的:“我住江之头,君住江之尾。彼此情无限,共饮一江水。我吸川上流,君喝川下水。川流永不息,彼此共甘美……”

(来源:山西新闻网)

[编辑:杨雨璇] 

 
相关新闻:
频道推荐
  1. 长治籍在外优秀学子首场报告会在长治
48小时  热点新闻
  • 长治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成效显
  • 持续正风肃纪换得清风扑面——山西推动
  • 上好寒假前“最后一课”
  • 梦想进行时:“飞龙”复兴
  • 山西省2018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初试成
  • 长治市第六批市级非遗进入评选阶段
  • 平顺县公安局攻势凌厉战果斐然
  • 2月7日
  • 长治市16000余户城市低保户喜领采暖补贴
  • 【十九大•理论新视野】李龙强:建
  • 专题
  • “新时代 新梦想”网络媒体走基层
  • 中美元首北京会晤
  • 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
  • 长治日报创刊70周年
  • 习近平出席APEC会议并访问越南、老
  • 落实国发42号文件精神
  • 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WAP |
    长治日报社主办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:晋新网 14103011号 晋ICP备10005172号